搜索 海报新闻 媒体矩阵

大众网
全媒体
矩   阵

扫描有惊喜!

  • 海报新闻

  • 大众网官方微信

  • 大众网官方微博

  • 时政公众号爆三样

  • 大众海蓝

  • 大众网论坛

  • 山东手机报

山东手机报订阅方式:

移动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8000

联通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58000678

电信用户发送短信SD到106597009

首页 >教育新闻 >教育热点

“官方带娃”,钱从何来——全国部分省份中小学课后服务观察(上)

2021

/ 03/01
来源:

中国教育报

作者:

手机查看

  本报记者 禹跃昆 李见新 赖斯捷 程墨

  2月28日,山东省高密市恒涛实验小学的学生在领取新书。 李海涛 王娜 摄

  “官方带娃,全部免费。”这条消息近日在郑州乃至多个一线城市的家长微信群里迅速发酵。

  这条消息为什么引起广泛关注?本期观察就带您来看一看。

  “官方带娃” 群众所盼

  百姓口中的所谓“官方带娃”,实际上说的是中小学课后服务,这是让许多家长纠结的一件事情。“放学了,谁能来接我?”简单的一问,让家长颇费脑筋。

  中小学每天一般在下午三点半就放学了,而此时大多数家长还在工作岗位上忙碌着,谁去接孩子就成了一个问题。很多家长也自然想到,三点半后,学校能不能再照看一下学生,跟家长下班时间衔接上。

  2017年3月,教育部印发的《关于做好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要求各地积极探索开展“弹性离校”“课后一小时”等中小学生课后服务新形式,切实满足群众对教育的期盼。

  就在几天前,教育部在部署新学期开学工作时,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又一次表示,要推动落实义务教育学校课后服务全覆盖,时间安排上要与当地正常下班时间相衔接,要丰富课后服务内容,完善课后服务保障机制。从“全覆盖”这个要求来看,就能体会到教育部对这一问题的重视程度和解决的力度有多大。

  事实上,郑州关注和解决课后服务问题也不是现在才开始的。从2019年10月8日起,郑州市郑东新区率先“破题”,启动课后延时服务,迈出“官方带娃”第一步,全区69所公办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全部启动校内课后延时服务。

  基于良好的探索效果,2020年8月,郑州市发布通知在市内各区相继推进。截至2020年12月,经过一年多探索,课后延时服务在郑州市内中小学已实现全覆盖。

  “以前放学孩子没地儿去,只能交给课外班。”郑州市金水区艺术小学学生家长郝营坦言,现在有了课后延时服务,孩子在学校学得好、玩得有意义,家长也不用再赶着提前下班接孩子了。

  不单单是郑州,我们梳理发现,自教育部印发《关于做好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后,全国已有29个省份根据本省实际推出了课后服务。

  2014年,上海就要求看护服务覆盖所有公办小学,一般可至17时。2017年底,天津市教委等三部门印发通知,开始在全市开展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

  长春启动“蓓蕾计划”在全市城区开展小学课后免费托管服务,济南学校试行弹性离校制度,北京则通过购买社会服务,发挥高校集聚优势,支持中小学推行课外活动计划。

  正所谓,群众有所盼,教育有所应。

  公益普惠 各有妙招

  我们注意到,“官方带娃”这条消息火热的原因,还有后面这4个字的作用——“全部免费”。对于家长来说,既有人出力解难题,又有人掏钱享免费,何乐而不为!

  但对于这项改革,不同地区、不同学校在具体实施中就没有那么轻松了。

  首先是钱的问题。

  我们仔细梳理发现,全国多数省份是以政府为主导,坚持公益普惠原则,统筹各项资金,基于各地经济发展水平、城市规模、服务水平等实际差异,政府、学校、家长三方在其中扮演的角色略有不同。

  一大类是政府全部“埋单”。郑州就是其中的典型,2020年8月,郑州市明确规定,义务教育阶段学校课后服务实行免费制度,各开发区、县(市)区要将课后服务经费纳入财政预算,设立专项经费,对承担课后服务的教职工给予适当的劳务补助。

  天津、石家庄等多地也是坚持公益普惠的原则,实行免费制度,由政府兜底。

  另一大类是以政府投入为主,学校适当收取费用。例如长沙,2019年8月5日,长沙市发改委、市教育局共同发出通知指出,不具备条件的地区可根据校内课后服务性质,采取财政补贴、学校支持、适当收取费用等方式筹措经费,同时根据长沙实际实行最高限价管理,收费标准最高不超过每生每学期1000元。

  同样,江苏南通提出,各县(市、区)通过“以政府补贴为主、服务性收费为辅”的方式筹措经费,各校在核定绩效总量时,对参与课后服务的教师均给予相应保障。

  其实,收费的关键,就是缓解财政资金不足的难题。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政府主任督学李晓丽算了笔账:以每生每学期限价1000元计算,参与学生计8万人,试行两期,如果全部由区财政兜底,费用总计为1.6亿元。

  岳麓区的经济虽然处在全省第一方阵,但近几年受城区新建小区数量急剧增加、二胎政策全面放开等因素影响,区内适龄入学儿童数量也在不断增长。政府每年都要投入巨额资金新建数所中小学校、幼儿园。再加上教育日常运转所需的经费,财政能够用于教育的经费已所剩不多。

  学校内部也存在对于收费的困惑。石家庄市一位中学校长认为家庭应该承担部分费用,一方面这一工作放大了学校的责任,另一方面确实增加了教师工作量。

  天下不都是“免费的午餐”,对于中小学课后服务来说同样如此。

  成本分担 同舟共济

  收不收费,收多少,成本比例如何确定,收费标准多少合理,城乡之间如何统筹?要想理清上述问题,正确认识课后服务的性质是关键。

  “对于接受政府补贴由中小学提供或组织开展的课后服务,是一种准公共产品属性。”在武汉大学教育科学研究院博士生导师程斯辉看来,准公共产品介于公共产品和私人产品之间,具备消费的非排他性和消费的竞争性。

  浙江省中小学生减负工作专家指导委员会成员、浙江省义乌市教育研修院教师金佩庆也表达了类似观点,“学校是开展三点半课后服务的天然承载主体,但三点半课后服务具有‘非义务性’本质”。这个时候政府要发挥主要的引导作用,既不越位也不应缺位,必须加强指导与监管,包括结合当地的经济发展水平、服务的时间与要求核定服务收费的指导性价格。

  看得出来,学校收费合情合理,但必须坚持公益原则。

  而对于如何确定责任与成本分担问题,程斯辉提出,要以《中华人民共和国价格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为依据,测算课后服务成本,完善政府经费支持方式,确定课后服务家长分担比例和收费标准,对课后服务包含的具体项目及收费情况进行严格的监督指导,由此建立起公正合理的课后服务成本分担机制。

  “究竟是政府保障还是多方分摊,各地要因地制宜。”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提出,实行成本分摊机制的,要充分发挥家长委员会的作用,核算课后服务成本,确定家长分摊比例,并尊重家长的自主选择;课后服务要开设各种兴趣班,这需要给学校自主权,不能设置太多的限制。

  山东省烟台市教育局政策研究室主任李纪超说:“中小学课后延时服务是一项社会公共事务,应该综合施策,构建政府主导、学校实施、多元协同的格局。”

  由此看来,课后服务不能靠学校单打独斗。

  (本报记者周洪松、潘玉娇也为本文提供素材)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刘国郁

相关推荐 换一换
网站地图 江西11上5时时彩网 重庆时时彩官方下载 重庆时时彩网上平台
sunbet 申博下载 申博太阳城开户官网 申博亚洲667878 申博网址是多少
金沙娱乐会所 添运直营网 大发彩票网北京赛车 9188彩票网黑龙江时时彩
九五至尊城中心娱乐场 重庆时时彩开户平台 重庆时时彩开户送钱 九五至尊娱乐官网备用网址
时时彩投注平台排行 澳门九五至尊娱乐场手机版 重庆时时彩欧亿娱乐 九五至尊娱乐上网导航
162SUN.COM 768jbs.com 2222ib.com 997sj.com 9888DZ.COM
S618E.COM aj138.com S6189.COM 67jbs.com 777sbib.com
uk138.com S618T.COM 718XTD.COM 129SUN.COM 717sj.com
XSB878.COM 11sbmsc.com 304psb.com 998cw.com 967SUN.COM